听风吹雨

以下高亮,请点这里!↓
光速爬墙侠,死尸系写手
人类三大本质集大成者
关键词:漫威,DC,全职,渣反,镇魂,动物世界,APH,小英雄,王者,全民超神,楚留香,D5,

【园医/欺诈组】D5大学的某一天

#ooc预警#
#主园医,小甜饼#
#私设现代pa#
#瞎鸡儿取的名字,别信#

  D5大学的周边有很多家店铺,其中就包括那家名为“Dr”的园艺咖啡屋,比起咖啡屋而言那儿更像是一个花房,咖啡屋的主人比起做咖啡似乎更倾心于遍布咖啡屋的花草。店长是个有着亚麻色短发的年轻姑娘,笑起来像冬日午后打在窗台上的第一缕阳光那般温暖。每当有人误以为“Dr”是花房前来询价时,她总是会送给那人一朵开的正好的花草,并欢迎他的下次光临,得益于咖啡屋令人醉心的环境和善良可爱的店长,“Dr”的生意总是要比其他的咖啡屋好得多。

  克利切是D5财经系的学生,他课余时间最喜欢的事便是来“Dr”点一杯不加糖的黑咖,咖啡萦萦上升的热气会模糊店长的身影,但克利切喜欢,这会让他产生店长只属于他的错觉。周围嘈杂的人群仿佛都被定格,只有咖啡热气里的那个身影仍旧鲜活。克利切享受这只属于他们的,短暂而又忙碌时光。

  艾玛每天都在等一个人,一个有着好看的湛蓝色眸子的医生,她总是在清晨带着花草的清新气息来到“Dr”,挂在门檐上的风铃会随着她的动作发出好听的叮叮声,艾玛会用最新鲜的水果为她奉上一杯水果茶,而她总是会留下一个纸折的小兔或是一小块布丁,那是除了应付钱币之外的谢礼。

  瑟维这段时间一直有些发愁,他发现自己的学生似乎有了喜欢的人,大学生有个喜欢的人这并不是什么稀奇事,或许应该换个说法,他发现自己喜欢的人似乎有了喜欢的人。

  学校附近的诊所总是很忙碌,艾米莉的诊所也不例外。她的诊所总是呆满了病人,一是因为她价格良心,二是因为她长的好看,有好看的医生姐姐,谁还会去找那些五大三粗的“壮汉医师”呢?

  艾米莉对此颇有怨言,她会耐心对待每一个病人,但她希望她的病人是因为医术才对她信服,而不是因为长相。

  她喜欢那家叫做“Dr”的咖啡屋,那儿的水果茶很合她的味口,但她更喜欢那个脸上长有小雀斑的可爱姑娘。艾米莉每天都会留下一些小小的谢礼,因为她知道,咖啡屋的水果茶仅售一杯,清晨特供。

  “前辈,罗伊教授让你去找他。”奈布将克利切的黑咖挪到自己跟前,他往里面加了些奶,用勺子搅的叮当响。克利切不喜欢牛奶,他认为那种香香软软的味道只适合女孩子跟小孩子。奈布每次都会用这种方法将克利切的黑咖占为己有,乐此不疲。

  克利切恋恋不舍的将目光从咖啡机后的身影上收回,他真的非常非常烦这个还算年轻的金融学教授,他仿佛看透了自己的行踪一般,总是在自己与艾玛共度美好时光的时候以各种理由找他。

  实际上瑟维的确是了解克利切的行踪,去“Dr”是克利切每天的必修课,瑟维要做的只是在克利切去“Dr”之后以各种理由把他给找回来。

  “今天表白也失败了吗。”奈布舔了舔嘴角的咖啡渍,黑咖太苦了,加了奶也是,他更喜欢有着好看拉花的卡布奇洛。克利切给了奈布一个爆栗,起身去找那位麻烦教授。

  今天是克利切第五十二次给艾玛表白,刚开始时艾玛还会跟他解释自己有喜欢的人,后来次数多了她便也不在纠结于这位难缠的追求者了有时候她还会欣然收下克利切的礼物,就比如今天这一大束满天星,长颈花瓶里的装饰用干花正好需要替换。但她可不会白收别人的东西,奈布正在吃的那一小盘子松塔正是她对着束花的谢礼。

  克利切正跟瑟维在图书馆整理资料,这位幽默风趣的教授很受女孩子们欢迎,况且他还有张长的不差的脸,跟一些能讨得女孩子们欢心的小把戏。

  克利切其实挺喜欢这位教授的,如果他不会整天有事没事把自己叫来的话,估计会更喜欢。跟瑟维相处是一件很让人舒服的事,他的身上有股能让人安心的魔力。不过克利切还是觉得跟艾玛呆在一起会更舒服一点。

  “教授,请问克利切能走了吗?”克利切将整理好的资料递给瑟维,身后女生的窃声私语有些吵。“不行哦。”瑟维笑着说到,他笑起来眼睛会迷成一条缝,跟那种一肚子坏水的笑面老狐狸似的,表面上乖巧纯良无公害,鬼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给你狠狠来一下,克利切是这么觉得的。

  “现在是克利切的私人时间。”克利切虽然是这么说着,但还是不情愿的坐了下来,他知道,要是自己就这么走了这位麻烦教授绝对不会让自己好过。“当然了,私人时间自由支配,如果克利切想考试不合格的话。”看吧,他就知道,每次瑟维都会用差不多的理由让他就范,偏偏他还对这卑鄙教授的手段束手无策。“要请克利切吃饭!”克利切气鼓鼓的从瑟维面前抽出一沓还没有整理过的资料,“好,校外新开了家鸡公煲要不要试试?”“不要。”“那克利切要吃什么?”“鸡公煲就鸡公煲,克利切要吃两份!”“都依你。”

  “Dr”每天七点准时关门,但是今天没有。艾玛已经把店里打扫干净了,她时不时瞄向门的方向,那个熟悉的倩影却始终没有出现,收银台上的鸢尾花叶子被可可热气润的有些打怏,显得有些凄凉。

  平时艾米莉会在下班后来“Dr”喝一杯热可可,宣誓着一天工作的结束,抿下第一口可可后,艾米莉医生便不是医生了,她是个善解人意的大姐姐,是艾玛的天使跟良药。

  艾玛想自己可能真的病了,只有艾米莉这味药才能够治愈的那种。她放下了老唱片机的指针,指针划过唱片流出的柔和音乐逐渐充盈整个咖啡屋,音盘是她最喜欢的那一张,是艾米莉第一次踏入店里时的那一张。当时艾玛正在换唱片,也是指针打下的那一瞬间,她抬头对上了艾米莉澄澈的蓝色眸子,那种不含任何杂质的,最纯净的蓝。那天阳光正好,趴在窗台上晒太阳的胡子先生翻了个身,惬意的甩了甩尾巴,海伦娜盲杖轻柱在实木地板上发出咚咚的响声,特雷西将修好的咖啡机放回原位,得意地拿了块小蛋糕。可艾玛觉得那一瞬间她什么都感觉不到了,除了艾米莉以外的所有人在那一刻都有了同一个名字,叫做别人。

  一见钟情或许确实是很俗套,但不可置否的是那是事实。艾玛自那以后的每一天都有了一种不同寻常的,崭新的期待,艾玛享受着这种期待,在心上人来之前的兴奋和小紧张,在她拿起水果茶时的幸福,在她走后的失落跟发现小礼物时的惊喜。有时候艾玛会觉得艾米莉根本不是一个医生,她是个手艺高超的小偷,就那么一瞬间,便轻而易举的偷走了自己的心。

  可可已经凉了,唱片机的指针也走到了尽头。艾玛抿了一口凉透了的可可,很苦,苦的她眼泪都要出来了。隔壁的烧烤店早已支起了摊儿,啤酒瓶的碰撞声跟人们的谈笑声显得夜晚异常热闹,爬满了爬山虎的木门将一切喧嚣都挡在了门外,门内所有的,是一个清冷的,该属于夜晚的世界。

  艾玛喝光了可可,味道很苦,也很咸,大概是因为混入了其他东西的缘故吧。她拿起了挂在门边的钥匙,只要“咔哒”一声响,今天就会过去啦,等到太阳重新升起的时候,又会是新的一天。

  窗外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艾玛感觉雨滴仿佛打在了自己的心上,将她整个人由内自外的浸湿,浸凉。

  “或许,我还能喝到一杯热可可吗?”门被轻柔地推开,浑身湿透的艾米莉带着雨水的清冷气息迈了进来,自她身上滑落的雨水在脚边汇成一小滩水洼,显得她异常狼狈。她的脸色比起平常而言更为苍白,大概是淋了雨的缘故吧,艾玛只觉得心疼的紧,她慌忙的从柜台中翻出干毛巾递给艾米莉,而自己则是走向了料理台,去为艾米莉煮可可。

  艾玛比平常多加了些奶,浓郁的奶香混着巧克力豆的香气,似乎一并温暖了窗外的阴雨天。艾米莉把湿漉漉的头发放了下来,艾玛想,大概流落凡尘的天使,也不过如此了吧。

  她将可可放在了桌上,自己拿起艾米莉手中的毛巾去为她擦拭雨水,还带着雨水的发丝柔柔地拍在她的手腕上,艾玛突然就不冷了,只是一个没有触及脉搏的简单接触,却已经如此满足,可怎么办是好啊,自己注定是栽在眼前人的身上了。

  “艾玛。”艾米莉放下了咖啡杯,将重叠的双腿换了个方向,“以后的每一个阴雨天,我都能陪你一起度过吗?”她从手提包中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打开,里面装着一枚小巧的戒指,构成指环的荆棘被小心的磨平了尖刺,紧紧拥住那朵娇艳欲滴的玫瑰。艾玛笑了,笑得很开心,可眼泪却是止不住的往下掉,她从柜台上的满天星束中取出一个同样小巧的盒子打开,唯一不同的是,那枚荆棘所拥簇的,是一朵白玫瑰。

  “本来想这次失败后就不再给艾米莉带来困扰了的。”她半跪下来,虔诚地抬起艾米莉的左手,小心翼翼的将戒指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我的荣幸,黛儿。”艾米莉俯下身来轻轻吻住了她,艾玛能感觉到自己的无名指上多了一丝冰冷,没关系啊,她的心已经被这丝冰冷暖的够温暖了。

  门外的雨还在下,打在窗台上奏出了好听的乐曲,艾玛把钥匙挂回了门边,咖啡屋里有一间小卧室,今天在那里过夜似乎也不错。

  “艾玛为什么不喜欢克利切?克利切哪里不好了!”瑟维小心的从克利切手里夺下挥舞着的啤酒瓶,他们本来只是来吃鸡公煲的,仅此而已,克利切说他想喝点酒,瑟维便也随了他,可谁知道克利切越喝越上头,最后竟醉的一塌糊涂,扯起嗓子就开始嚎,瑟维本来想给店主道个歉的,店主库特也是瑟维的老熟人了,给了他一个了解的眼神后便大方的清了场,不然瑟维还真不知道要怎么收场好。

  “老神棍,你,你也不喜欢克利切吗”克利切眼泪汪汪的望着抢了他酒瓶子的瑟维,“你们都都,讨厌克利切,克利切也讨厌克利切!”还不等瑟维回答,克利切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瑟维手忙脚乱地提起瘫在地上边哭边打嗝的克利切,一边轻声安慰着一边帮他顺气,生怕他一个不留神呛到自己。

  “没有谁讨厌克利切,大家都喜欢克利切。”瑟维轻轻地揉着克利切毛茸茸的脑袋,手感意外的不错,“那,那瑟维喜欢,嗝克利切吗?”克利切把头埋进了瑟维的颈窝,他的大衣上有股淡淡的烟草味道,克利切很喜欢,于是克利切毫不客气的将眼泪鼻涕一脑股的全蹭了上去。

  “瑟维不喜欢克利切。”瑟维轻声答到。

  “瑟维爱他,很爱很爱的那种。”

END

论库特是怎样清场的:“看见那边那俩醉酒的基佬没,发起酒疯来见一个开一个裤链 现在走还来得及。”

炒鸡有用了

赤贞角:

Cc_Fourteen:

超有用啊!!!

Aradny:

学到!

没啥用的光耀:

!!学到了!!!!

王不留行板归:

有用!

( •̀∀•́ ):

转需!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一个沙雕小段子

今天是克利切和奈布恋爱一百天纪念日,奈布决定给克利切一个惊喜,于是他去打了一对戒指,内壁上刻了两人名字首字母拼写的那种。克利切收到后特开心,开心到出乎了奈布的意料。

奈布:“收到戒指有这么开心吗?”

克利切:“戒指当然达不到这个程度,但你刻的字克利切很喜欢,你居然夸了克利切诶”

奈布:“?”

克利切:“你看啊,克利切,牛逼。”

戒指的内壁刻了两人名字的拼写:KLQ•NB

给你们分享组图,一个美男出浴,一个蛟龙出海哈哈哈哈(首先声明蛟龙是我的不接受反对意见)

【盾铁】When he's gone

  看断背山被虐到的产物emmm
  小刀预警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Tony死了,他的死讯是那么突然,让纽约乃至全美的市民有些不敢相信。

  毕竟,那可是钢铁侠啊,那个人见人爱的超级富豪,一直守护着他们的大英雄。

  他怎么会死呢。

  Steve亲眼看见Tony从空中坠落,平日里不可一世的钢铁侠如同一块废铁一样被摔下,可这次却没有了Hulk,他连同他的战甲砸在地上,砸出了一个深坑。Steve疯了一般的朝Tony坠落的方向跑去,他在通讯器里大喊着Tony的名字,可回答他的只有一阵杂音。

  Steve看见Tony满脸血污的躺在那里,他那双蜜糖色的眼睛紧闭着,不再透出夕日的光辉,这不该是Tony Stark的样子。“Tony,Tony……”Steve小心地扶起了他,一遍遍的呼唤着他的名字,可这次,Steve却得不到回应了。

  Steve吻过Tony上唇的时候,冰冷的温度他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

  钢铁侠死了,Tony死了,他的爱人离他而去了。

  Steve是Tony的抬棺人,以好友的身份。同行的还有Clint,Thor和换上了义肢的Rhodes。

  他换上了许久不见的黑西装,那是Tony送给他的第一个礼物。身为复仇者的领头人应该要有一套像样的服装,别总穿着那些掉档次的格子衫,Tony当时是这样跟他说的。Steve将它收下时,想的是以后跟自己的爱人步入教堂时再拿出来,可没想到,它的第一次亮相竟是在自己爱人的葬礼上。

  葬礼这天下了雨,可是人很多,几乎全纽约市的居民都来了,当然也不乏从各地赶来的人们,千里迢迢,来送他们的英雄最后一程。

  Stark的墓园很好看,正如同他一样,张扬却又不失优雅。墓园里的哭声此起彼伏,浓厚的悲伤气氛,一束束的白玫瑰填满了墓碑旁的空隙。Steve冷冷地看着人来人往,他只觉得吵。

  他在雨里站了很久,久到天色暗了下来,久到最后留下的Clint被Natasha打晕带走。

  墓园里恢复了冷清。这才是他该有的样子,Steve这样想着将墓碑旁的花扔开,靠着碑坐下。

  他从兜里摸出一包烟来。Steve并不是不吸烟,只不过少罢了。烟受了潮,Steve将烟连同打火机一同扔了出去,打火机打在了石子上,又弹了回来。

  他烦操的揉了揉自己的金发,Tony总爱把头埋在Steve蓬松的金发中,他说,那里有阳光的味道。

  捡起脚边的打火机,点燃扔向花束。雨还在下,火舌只是舔过花束的塑料包装便已被熄灭,散发出一丝焦糊的气味。

  雨水自他的发间划过他的脸,挺直的西装被雨水浸湿,皱巴巴的贴在身上,他伸手拂过碑上的文字,那是一首情诗,是Steve在他们相恋一年时送给Tony的。Steve清楚的记得小胡子男人收到这首用漂亮花体字写出的情诗时那兴奋的神情,他抱着Steve,逼着Steve念给他听,他说,等他死了,他一定要把这首诗刻在自己的墓碑上,他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Tony Stark和Steve Rogers是什么也不能分开的。

  Steve在那里待了整整44天,当他再次出现在众人眼前时,他又变成了曾经那个正直勇敢的美国队长,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美国队长要结婚了。

  Steve在回来后的第二天便向媒体公布了这个消息,但是他没有公布新娘是谁,美国队长的爱人的热度迅速超过了钢铁侠的死讯,网络上一片猜测,毕竟人都是喜欢新鲜感的动物,时间久了,曾经的便也放下了,忘记了。

  婚礼是在教堂举行的,是Steve喜欢的方式,证婚人是Thor,神界的王的确比任何神父都更有这个资格。

  Steve还是穿着那身黑西装,重新打理过的衣服崭新如初。他仔细的打理了自己的金发,又对着镜子检查了一下自己仪容是否得体后才出来,他的手上布满了汗珠,跟任何紧张而又期待的新人一样,在那只手的无名指上,紧紧的扣着一枚戒指,是那个人的风格。

  Thor束起了他的金发,表情严肃的神王此时正宣读着证婚词。

  “Steve Rogers,你是否愿意与Tony Stark结为伴侣?你是否愿意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生存或死亡,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他,对他忠诚直到永远?”

  “是的,我愿意。”

    Tony,这是我欠你的一场婚礼,现在你却不在了。

    对不起,我爱你。

【盾铁】夜

#一个辣鸡的双视觉超短篇#
#时间线内战后#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妮妮视觉:
“Steve!”

猛地从床上坐起,略显烦操的揉了揉杂乱的头发,哦,操,怎么又梦到他了 。

手无意识的摸上胸前,弧反应堆早已修复如初,但每当触到,那道无形的裂痕却是钻心的疼。

“Sir,现在是凌晨两点五十一分,您的睡眠时间是一小时零三分,为了您的健康建议您继续入眠。”

  毫无感情感情的电子音在耳旁响起,言语中却透露着浓浓的担心。

“Jar,帮我把实验室准备好,再给我准备一杯咖啡,对了,别忘了把沿路的灯打开。”

“好的,Sir.”短暂的沉默后,尽职的智能管家迅速准备好了一切。

踢开了床边的拖鞋,赤着脚走向咖啡机,端起还冒着热气的咖啡,顺着转梯一步一步的走下。浓郁的咖啡香围绕在身旁,有种说不清的安心感。

脚掌与地面的接触,好久没有过的这种冰凉的感觉,上一次这样,大概是在几十年前了。

将一口未动的咖啡随意的放在桌子上,径直走向角落里那面红蓝相交的圆盾。盾上的裂痕早已消失,天才不会让其留下一丝痕迹,随手扯过盾后的毯子,以盾为枕,就地而眠。

“Sir,这已经是您本月第二十三次这样做了,如果您再不停止这种行为,我可能就要通知Pepper小姐了,顺便提醒您一句,今天是二十三号。”

“静音,Jar”

“是,Sir.”

实验室再次陷入沉寂,盾牌反射着弧反应堆柔和的蓝光。

“Good night,My love,I love you.”
 

大盾视觉:
  手机微弱的光打在脸上,手指停留在发送键上,却迟迟没有按下。

  来到瓦坎达已经二十三天了,自从自己将盾牌插入他胸口的弧反应堆,然后毅然决然的将他一人丢在西伯利亚后,便再也没有联系上他。

  手机是Tony送给他的,名义上是为了让Steve早日适应现代社会而配置的,但里面却只有Tony一人的联系方式。

看着前二十二封没有回复的信息,Steve心里有些酸涩,不过这也是情理之中,明明是自己将他抛下,现在又有什么资格来乞求他的原谅呢?Tony Stark是谁,他从来都不是左脸被打了一巴掌还乐呵呵的送上右脸的人,他只会让那个打自己的人尝尝掌心炮的滋味。

  一阵子的迟疑过后,还是按下了发送键,看着信息显示发送成功,总算是松了口气。

  打开图库,里面有很多tony的照片,有的是他从各个报道上收集来的,不过大部分还是他在大厦里偷拍的,独属他一人的Tony Stark。

  超级士兵并不需要很长的睡眠时间,这就意味着自己会有更多的时间来想他。

  “我想你该休息了队长。”Clint依在门旁,擦了擦他的箭。“就算是超级士兵也经不住十多天的不眠 ,也不知道铁罐给你下了什么药,让你跟着了魔似的。”

  要是Tony听见这话一定会气的将Clint的箭全换成塑胶箭头的。想着Tony气急败坏的样子,不由得露出了许久不见的笑容。

  “得了得了我知道你又在想你家铁罐了,”Clint将箭放回身后的的箭筒,“你大概还有两个小时的睡眠时间,希望你的血清能使你尽快恢复到最佳状态,毕竟冬兵的拳头可不是人人都能承受的住的,特别是在他还没恢复记忆的情况下,上次他失控时的拳头可给我打惨了,我可不想再挨一次。 ”Clint说着带上了门,他相信Steve不是那么感情用事的人,即使他的队长已经因为感情用事而十多天没有休息了。

  将手机放在枕旁,屏幕是Tony和自己的笑脸,那是偷偷溜去游乐园时拍的,也是为数不多的几张合照。

  “Good night,My dear,l love you.”